【逸霖】我的专属


-贺峻霖属于敖子逸,ooc属于我
-两人交往设定
-请勿上升真人
   
   斜晖射进18楼的舞蹈室中,昏暗的光线让人觉得有些恍惚,摇曳的光线惹得贺峻霖昏昏欲睡。
   
    
  他半垂着眼在夹缝中看向眼前练习的人,不如以往的样子,认真起来的他到有几分帅气。
   
   
  “困了?”
 
 
   贺峻霖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他不得不承认敖子逸温柔的声音的确是要人耳朵怀孕。
   
    
  “嗯。。。”
   
   
   一只温暖的大手抚上贺峻霖的脑袋,拇指在他的耳边摩挲着,似是有安抚的意味。
    
   
  “睡吧。”
 
 
   敖子逸突然其来的温柔虽说是让贺峻霖有些不适应,但敖子逸的温柔体贴总会让人不自觉的完完全全的,沉溺下去。
   
   
   而不知何时,这个摩挲的动作已经成为了两人的暗号,在疲惫的时候总会互相的给对方一些力量。
   
   
   贺峻霖暗暗的蹭了一下人的手心,忍不住在心里偷偷得意这个人专属的温柔是属于他的。
   
   
   两人对视着,教室里很安静,逆着光贺峻霖看不到敖子逸的表情,他侧身立起身子想要去看清人的脸。

  
    敖子逸手上的动作没停下,惹得贺峻霖有些痒痒的,终是打断了这份安静。
   
   
  “别摸啦。。痒。”
   
   
    贺峻霖被挠的咯叽咯叽的笑了起来,他抓住人的手躲开,脑袋晃来晃去的,这带着几分撒娇意味的话也挠的敖子逸心痒痒。
    
   
    感受到握住自己的两只小手,软乎乎的挠着自己的手掌,似是带着些挑逗意味,敖子逸看着贺峻霖笑嘻嘻的样子表情也不禁软了下来。
   
   
    他摸了摸贺峻霖毛茸茸的小脑袋,看着人眼皮子搭拉的不行,颇有些霸道的将人摁在自己肩膀上。
  
   
    而声音却又温柔得不像话。
   
   
   “睡吧。”
  
   
   “恩。”
    
———————————————————
   
    贺峻霖在跟敖子逸冷战,这是敖子逸最近才发觉的事,他当时看到贺峻霖的冷脸时惊了好久,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撩小孩玩也不理他。
   
   
   虽然发现了这事,心里想解决,却连根源都不知,再加上本人的不合作,让敖子逸对贺峻霖的冷脸无从下手。
   
   
   贺峻霖坐在角落发着呆,自从跟敖子逸在一起,他整个人就变得小孩子气了起来,当年当然硬汉小贺老师被他抛到不知道十万八千里去了。
 
 
   想着要有骨气的去找敖子逸和好,可心里那个坎又过不去,真是憋的慌。贺峻霖苦着脸在脑子里纠结,没看到正在靠近他的某人。
 
 
    敖子逸带着一番讨好的意味凑近贺峻霖,顺着人手臂的线条偷偷握起小孩的手,惊到了正走神的贺峻霖。
    
   
  “敖子逸你干嘛呢。”
     
     
    贺峻霖扭着手臂想抽出被人紧握的双手,颇有些傲娇的意思,可人的力度却是越来越大,看着挣扎不开的贺峻霖放低了力度,低声的喊了声疼。
 
 
   “放开我,疼。”
   
   
   敖子逸听到人有些委屈的话语慢悠悠的放松了力度,抓起人被捏红的手腕,温柔的按揉着,白白嫩嫩的皮肤,敖子逸那是爱不释手。
   
   
   “你最近跟我生什么气呢。”
 
 
   “我没有。。”
   
  
    贺峻霖知了这人是来兴师问罪的了,忙着回了一句没有底气的嘴。
   
   
    敖子逸看着他强撑气势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板着的脸也放缓了下来,带着有些哄小孩的口语哄着人
   
    
  “小屁孩生气了还不承认,我给你认错好不好?”
   
   
   说着又习惯性的摩挲起人的耳旁,带着些茧子的手指在贺峻霖耳旁来回抚摸,不带一丝色情的意味,有的终是温柔。
   
   
   贺峻霖拉下人的手,有些委屈的低声说
 
 
  “你之前也这样摸刘耀文的。”
   
   
   敖子逸听到人的低声细语愣了愣,忍不住笑出了声,明了这小孩是吃醋了。
     
     
  “笑什么笑!”
   
   
  “笑你傻。”
   
   
   贺峻霖恼羞成怒的把人的手甩开,皱着眉头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转身就想跑走。
   
   
   怎料敖子逸伸手一拉就把人死死的扣在了怀里,贺峻霖大声嚷嚷着叫敖子逸赶紧放开,在敖子逸眼中却只觉得可爱。
   
   
  “说你傻你还不认了?”
   
   
  “那是专属我的。。”
   
   
  “什么?”
   
 
   听不清小孩的话,敖子逸抱怨着贺峻霖一委屈就喜欢小声说话,每次都得凑近才听的清,虽说小孩身上的香味是很好闻啦。
   
   
“那是专属于我的动作。”
   
   
   贺峻霖终于停下了挣扎,别过头,有些委屈的在人怀里嘀嘀咕咕什么,听清人的话语后,敖子逸脸上溢满了恋爱的笑容,将嘴巴凑到人的耳旁。
   
   
  “我整个人都是专属于你的,你吃什么飞醋?”
   
   
  “我没有!”
   
   
  “好好好,没有。”
 
 
   敖子逸吧人的小脑袋掰过来,措不及防的在人唇上轻吮了一小口,回味的舔了舔贺峻霖的嘴角。
   
   
  “给你盖个专属章好不好?”
   
   
   在角落里贺峻霖耳朵变的有些烫人,愣神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笑眯眯的人,组织了许久的语言,却还是发不出音来。
     
   
  “这是我的初吻。。”
   
   
  “这也是我初吻,扯平了。”
   
   
    贺峻霖不知怎么说这个有些吊儿郎当的人,但心中的那股醋意早已被敖子逸一扫而去,敖子逸哄人的技术的确不赖。
   

  “亲了嘴四舍五入就是结婚啦,你要对我负责的。”
 
 
  “放心吧,除了我以外还有谁敢对你负责都是要一律打死的。”
   
   贺峻霖见敖子逸任着他瞎闹,胆子又大了起来,忙着跟人约法三章。
 
 
  “那你以后,只能摸我一个人,只能亲我一个人,只能喜欢我一个人,三爷你从今以后就是我罩着的人,你还要遵守三从四德,做一个好妈妈,拉钩。”
   
   
   贺峻霖扬起小拇指在人眼前晃着,带着一丝霸道的意味,他贺峻霖就是喜欢吃飞醋,谁跟他抢敖子逸,他就跟他拼命。
     
     
   “命都给你了好不好?”
   
   
   敖子逸无奈的将自己的小拇指勾住人的小拇指,陪人幼稚的喊着口令,陪人约定了敖子逸这辈子都没有违反过的规定。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就是小狗。。。”
   
   
  “对了,你以后也不许再欺负我了。”
   
   
  “你怎么这么霸道?”
   
   
  “不给?”
   
   
  怎么可能不给?自个宠出来的小孩,就算是个记仇还喜欢报复人的小孩,他也得宠一辈子啊。
   
   
  “当然给!”
   
———————————————————
   
   事后被敖子逸针对报复的刘耀文看到贺峻霖得意洋洋的样子有些无语,他又是什么时候惹到这对情侣了。
   
   
   算了,自从贺儿跟三爷在一起后,团欺就正式变成他的头号了。
   
   
  贺峻霖一抛弃敖子逸跟他和宋亚轩玩的闹腾起来,人家小漂亮是小贺闺蜜敖子逸下不了手,他这个皮糙肉厚的就沦为被蹂踏的对象。
     
     
  而敖子逸每次对他突如其来的好哥哥关心,只要被贺峻霖那个醋缸一看到,大晚上的就得把他的宋亚轩拐走,十天八天都看不到人的,孤家寡人一个很辛苦的好吧。
   
   
  做人真累。
   
—————————————————
敖子逸谈恋爱的样子,绝对温柔的不像话。
 
 
  

评论 ( 7 )
热度 ( 124 )
  1. 顾箢101听说过吗? 转载了此文字

© 101听说过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