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霖/三呵】我选爱情。


—贺呵呵属于敖三,ooc属于我
—敖三视角
—请勿上升真人
  
    你好,我叫敖三,今年26大学已经毕业四年,继承AZY特保公司也已经四年了。
  
  
   人们眼中的钻石王老三,年轻有为,多金为人风趣幽默,结婚必选对象。
 
  
    慈祥温和的父母,还有个可爱的弟弟,家庭和谐美好,按理说我应该过的很幸福。
  
  
   在老头子身体变差后,我这个愣头小子本来还应该在吃喝玩乐却被迫接下了父亲的公司,对着公司一无所知的我一开始的经营非常艰难。
  
  
   在那个时候我遇到了她,她叫陶桃,深度发觉娱乐公司的金牌经纪人之一。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我弟弟的一次颁奖典礼上,她穿着黑色的紧身礼服,露背式的长裙显出了她身材的纤细和高挑。
 
 
    我不禁看了入迷,她转过头来似是发现了我的视线朝我轻轻笑了笑,红唇微微上扬,如同仙子一般的朦胧感,真美。
  
  
    我回过神来,她已经重新投入与某个不知名导演的交谈中,我有些懊恼刚才的愣神,挠了挠头。
  
  
    之后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我开始疯狂的调查她的资料,联系方式,强硬的作为闯入者的姿态开始插足她的生活。
 
  
    手机信息的关心,不时的礼物,体贴的接送和照顾,我自以为是的把我觉得所有最好的东西送给她。
  
  
    她不为动容,却在我开玩笑式的递给她黄桃干的时候表情有了些松动,我傻乎乎的以为她开始真心接受了我的礼物。
  
  
    在后和陶醉的交谈中,心中的期望变成了失落。
  
  
   陶醉告诉我他姐的心里还有一个忘不掉的人,简亓,我的竞争对手,陶桃的初恋对象,也是陶桃喜欢黄桃干的原因。
  
  
   好吧,谁怕谁,陶桃是我的。
   
————————————————————————
 
    在一次晚宴,我遇到一个男孩,眼神清澈白净白净的眉目还有一些熟悉,被我盯了几分钟还害羞的红了脸不敢看我。
  
  
     不知是色心上头还是脑袋不正常了,我竟把那干净的孩子带上了床,看着人潮红的脸和迷离的眼神心里有了一丝不同的触动。
  
  
   因为对这抹干净的污染,我感到内疚和心虚,我对那个孩子很温柔,无论是他的私事还是工作,都尽全力的保护他。
   
  
   但我过分的温柔好像让他陷了进去,每当我看着他对我微笑的那双眼眸里浓烈的爱意和温柔,我就心虚的不敢直视他。
  
 
   我开始回避他,疏离他,试图让他明白我的温柔不是爱。
  
 
   我知道他难过失落,但是我不敢安慰他也不敢跟他说清楚,我怕我再做出什么让他误会的举动也怕看到他哭的样子。
  
  
    可惜我还是伤害了他。
  
  
    我从陶桃那知道了他的针对,我一瞬间有些起来怒意,这样干净的一个孩子怎么会嫉妒?难道他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我粗暴的对待他,毫不怜惜的对他的身体发泄欲望,看着他憋着不敢哭出来的样子,竟感激起了我的暴虐感。
  
 
    我那时笑了,笑的肯定很变态,当时他背着头没有看到我的表情,如果看到了,他一定会很害怕吧。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身旁苍白着脸的人,身体上的淤青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有些惊慌,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我自己,也觉得昨夜的自己很陌生,我不懂为什么我会被心中不知名的愤怒促使着我做出了不可挽回的事,我不该这样对他。
  
  
     我穿上衣服匆匆的离开,视线错开人的身体。
 
 
    我按捏着太阳穴,心中的焦虑涌了上来。他现在怎么样了,下面疼吗,肯定心里很难过吧,他讨厌我了吗?
  
  
    我突然想起在旧宅的摄像头是可以联通手机的,想拿起手机但是又犹豫了几分。
  
  
    “蒲公英叫醒清晨。。”黑着屏幕的手机突然响起不知何时被人换成当下最火红的团体组合的出道曲,估计是宋玄那个小兔崽子。
 
  
     我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名字顿了顿,来电的显示人[贺儿],犹豫了半分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两人不约而同的安静着不说话,我听着他抽抽搭搭掉眼泪和吸鼻子的声音开不了口,我该道歉吗,还是断了他的念想。
  
 
    “敖三你个王八蛋我喜欢你懂不懂啊!”
 
 
    我知道啊,我知道你喜欢我。对,我是王八蛋我不该玩弄你的感情,我不该吊着你,对不起。
  
 
    而这些话我也只能在心里念叨,嘴上却开不了口,我敖三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懦弱。
 
 
    “三爷,在吗。”
  
 
     办公室的门响起了陶桃清澈的声音,我紧张的把电话挂断放在桌上的一旁,我那时殊不知电话另一边的孩子的感受是如何。
  
——————————————————————————
   
    那之后的几天,他没有再联系过我,他像是失去了踪迹,电话,信息,微信联系不上,包括去他的公司也只是得到了他已经辞职的回答。
  
  
    我想见他,从未这么迫切,担心的心情已经覆盖了我的生活,就连在公司重要的会议我也频频走神,我这是怎么了?
  
  
     贺呵呵14:31
    我要出国了,你能来送我吗。
  
  
    我在三点钟的会议结束后看到了手机的信息,推开会议室的门跑了出去。
  
 
    他要去哪?为什么?
  
 
    我心底的焦急和慌乱打乱了我的思绪,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感到难过生气,我只知道我不想让他走。
  
  
    路况的拥堵就像是堵在我心上的塞子,拔也拔不开,我愤怒的按着车上的喇叭键,另一边看着手机的时间,已经快三点半了,来不及了。
  
  
    我在高速上飙速的向那个在机场的人飞奔而去,不要走,对不起。
  
  
    我看着手机上显示的15:21,疯狂的跑着,途中不知撞到了多少人的行李箱,却也只能草草的道歉了事,无视身后那人的责骂声。
  
  
     我漫无目的的在机场里跑来跑去,他在哪里?手机传来的忙音让我更加慌乱,我精疲力尽的坐在地上,再狼狈也无所谓,我只想留住那个少年,只想留住那个对我笑的干净的少年。
  
  
    突然,我在侧旁看到那人纤细的背影,午后的太阳衬着他的身影在我眼中有些朦胧,这种不真实感让我感到害怕,他拉着行李箱向登机口走去,柔软的头发随着身体飘动,还是那样的
  
    漂亮。
  
  
    我踉踉跄跄的爬起来,向那人跑去,站在登机口前我对着那人的背影大声的喊出藏在心底很久的话。
  
  
   “贺呵呵!我喜欢你!别走!” 
  
 
   他猛转过头,愣神神的看着我,我朝他笑着,笑的很温柔,那一刻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他背着光我看不见他的表情,我朝他径直走去。
  
  
    “贺儿,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霸道的把那人拉出登机通道,紧紧的搂在怀里,我在他耳边不听的重复那三个字,真心实意。怀里的感觉让我的心安稳下来,我抱住了我的全世界。
  
  
    “敖三你个王八蛋!我讨厌你!你滚蛋!”
  
  
     他哭着拍打我的胸膛,歇斯底里的职责我,我不为所动,只觉得这人在撒娇,他委屈的骂我,他感动的还是那副软软的样子,红红的脸和鼻子,那是我最爱的模样。
  
  
    “对,我是这世界上最爱你的王八蛋,你爱我吗?”
  
 
    他粗鲁的擦着眼泪,似乎觉得很丢人,可泪珠子还是连连不断的往下掉,而我觉得他很可爱,我用着这辈子最温柔的力度帮他擦干眼泪。
  
  
     “贺儿,你爱我吗?”
  
  
     “我爱你,很爱很爱。”
  
 
     “我也,很爱很爱你。”
 
 
————————————————————————
 
答应好的HE,希望所有美好的单箭头变成双箭头。
这篇有上文,主页这篇前面就是啦。

评论 ( 7 )
热度 ( 123 )

© 101听说过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