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霖/三呵】爱情还是身体?

   
—贺呵呵属于敖三,ooc属于我
—第一次虐文拿捏不好感觉,别砍我
—请勿上升真人
   
  
   我叫贺呵呵同时也叫伍贺,今年20在读大二,父亲伍佰深度发觉前董事长,母亲贺琳飓风新刊千金小姐,哥哥伍扬深度发觉现董事长。
  
  
     我是一个平凡的富二代,别人眼中的执跨子弟身无份职,悠闲自在,被家人保护着,从不在大场合露面。
  
   
    这样看似一个完美的家庭,看似完美的家人,真的有这么完美吗?
  
  
    我的父亲和母亲是为建成公司合作关系二次婚姻,而父亲的真爱在生下我哥后难产去世了,对于一个不爱的女人的儿子,他最多只能尽尽责,没有爱。
  
   
    或许是因为在这种被光芒环绕的家庭中长大,我对于自己很自卑,在各方面。
  
  
     所以无论是平日做事,还是在感情上,就算再怎么提醒自己,我还是习惯会把自己放低一等。
  
  
    因为性取向问题,我只在高二那时谈过一次恋爱,那个人很温柔像阳光一样温暖,我被他蛊惑向他走去,在长达两个月的恋爱后他和我说只是玩玩。
  
  
     “这个圈子的人都只是玩玩而已,你不会真的认真了,太好笑了吧”
  
  
     他打破了我心中对爱情的定义,初出茅庐的我一下子对爱情失去了安全感。
   
  
     我很难再喜欢上一个人,长期对感情的压抑使得我开始在脑中幻想憧憬的爱情,在剩下的光阴里等待那个我爱的,他也爱我的人出现。
 
  
    我喜欢的人,与我是身体关系,简单来说就是解决身体需求的朋友,无论是谁来看我和他都只是根本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
  
  
    却弄巧成拙的因为在酒宴上的一次对视就滚上了床,或许是一见钟情吧。
  
  
     我很长一段时间沉溺在他的温柔里面,他宠溺的眼神像大海一样把我包围,而平日认真严肃的他也很让我着迷,这一个人他提出的要求我也无疑会答应。
  
  
    跟拍程以鑫是我的日常工作,因为他的一句话希望我不要再做这种事,我放弃了这个重要的板块而是做起了小采访。
  
————————————————————————————
    
     情人节那天我认真的做好了巧克力,依约定在市中心的广场中间等他,脸上带着的是幸福的笑容,太阳慢慢落下,太阳的余晖投在身上,我看着眼前走过一对对的情侣,心中的焦急慢慢涌了上来。
  
  
     那夜他没有来,雨突然下的很大,我在雨中坐了两个小时,冰冷的雨水打在我身上,紧紧的护着怀中的巧克力望向周围,我希望他会出现。
   
  
    我没有等来他的人,只等来了他匆匆打来的一通电话。
  
 
     “贺儿对不起我今晚有事,去不了了。”
  
  
     “没事,我已经到家了。”
  
   
     我在雨中静静的留着泪,口中却吐出的是温柔的应答,挂掉电话。
  
  
    拿出怀中外装已经破破烂烂的巧克力,一颗一颗的吃下去,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这亦如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真难吃,幸好没有送给他。
   
     
     在之后的每一次的邀约也只会受到他用公事繁忙的理由拒绝,我开始害怕,恐慌,我发现了不对,但是人总是舍不得曾经对自己的好,我强迫自己把心中的感受压下,沉溺在心中幻想的美好爱情。
  
  
     我本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那姑娘的出现打破了我的幻想,她叫陶桃,是我负责明星板块的经纪人,高挑的身材精致的脸庞,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与那个刚出道的小明星很青涩,她沉稳有余的模样成了对比。
  
  
    那天他破天荒的主动给我打了电话,不是关心也不是约我,他嘱咐着我,希望我能多关照关照那个明星。
  
  
     我那时很傻,我竟然以为他喜欢的是那个小明星,心里安慰自己,我丝毫不担心他会离开我,他只是一时兴起罢了。
  
  
     但是人总会嫉妒,我在那天的采访尖酸刻薄,脸上挂着微笑但嘴里吐出的问题控制不住的带着讽刺。
  
  
     我看着那个小明星红着眼眶,而他的经纪人,那个姑娘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果不其然我的上司张专员因为这事狠狠的骂了我一顿,无法控制的嫉妒和怒意让我没有办法放平心态去对待这个采访,我第一次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陌生,很可怕。
  
  
     他生气了,电话中带着怒意的口气叫我去他的别墅一趟,我强忍着泪意坐上了出租车,心中的恐慌无限放大。
  
  
     那天晚上他很粗暴,如以往的温柔不同,不带怜惜的进入,野兽一般的嘶吼,他平日温柔抚摸我的大手此时正用力的捏着我的骨头,即使疼痛但我却还是能感受到快感,真是变态。
  
  
    我突然发觉我只是他的泄yu对象,他把愤怒用身体表现出来,冷着脸不说一句话,无止境的进入,不管我的疼痛和哭喊。
  
  
     我强忍着眼泪,不想让自己那么丢脸,捂着嘴拼命让自己不发出声音,而心底的尊严防线却被他最后一句话击破。
  
  
     “伍贺,你什么都不是。”
  
  
      对,我什么都不是,所以我为你所作的一切都算什么。
  
  
     你个电话我就随叫随到,你的一句不希望我放弃了重要的工作,你享受着我对你的好,给我希望却不给我结果。我还要怎样卑微你才看得到我。
  
  
     第二天,我撑着酸痛的身子爬起来,他昨天晚上没有帮我清理,下身的感觉很不舒服,我侧眼寻找着我的手机。
  
  
    他与一位姑娘的合在摆在床头,他笑的神采奕奕亲密的搂着那位姑娘,而一旁的姑娘还是那样明媚的笑着,熟悉的眉眼,熟悉的微笑,陶桃。。。
   
   
     这样啊,他喜欢的从始至终都是那样高傲自信的人啊,而自卑的我又怎么能入他的眼呢,我好像坠入了无法挣脱的泥泞里,心痛的无法呼吸。
 
 
    我坐在床上了许久,饥饿感疯狂的叫嚣着,被迫穿起褶皱的衬衣去寻找食物。
  

    在冰箱掏出我与他在超市购买的面包,那时甜蜜的景象我还依稀记得,他温柔的笑着宠溺的抚摸着我的脑袋,还叮嘱我不要吃那么多面包。
  
  
    我大口的嚼着干涩的面包,嘴巴里被塞得鼓鼓的,不知道是为了填饱肚子还是补充心中的空洞,眼泪忍不住的拼命掉下。
  
  
    用手拼命擦干眼泪强迫自己把这粗糙的面包吞咽下,而反胃感不停的涌上,紧捂着嘴不让自己吐出来,混合着面包的胆汁从口中涌出,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贺呵呵,真是狼狈呢。
  
  
     我坐在桌前回忆着那晚早晨他为我做饭的模样,对比现在阴暗的房间反差可真大,那时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耀眼的微笑是我沉沦的开始。
  
  
    黑暗的房间和冷漠的语句是我沉沦的结束。
  
  
    深深的挫败感告诉我自己要离开他,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为了不留下遗憾,在打通他的电话那一刻我带着此生最坚定的勇气。
  
  
    “敖三你个王八蛋我喜欢你懂不懂啊!”
  
  
     那边的人安静了许久,最后竟是直接挂断了电话,我把手机放在桌面上静静的看着屏幕上我与他的合照 果然结局还是这样吗,人生就算勇敢也不会改变什么吗?
 
  
    “哥,我想去国外读书。”
  
  
    “明天帮你办签证。”
  
  
    “好。”
  
 
    伍扬毫不犹豫的应答,他清楚一切关于我的事情,早在之前他也发现了我与敖三之间的事情了吧,对此我很感谢他,从小到大就只有他在乎我。
  
  
    我是个没有亲情没有友情也不陪拥有爱情的人啊。
  
    
    想着想着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撕心裂肺的声音仿佛是要把这辈子受到的所有委屈哭出来,朝着空气嘶吼,乱砸东西发泄着心中的难受。
  
  
     空旷的房间只剩玻璃破碎和我的嘶喊声,没有人回应我,寂寞与黑暗向我包围,全身的无力感让我的心很疲惫。
  
  
     “贺儿,哥很爱你。”
  
  
     “对不起,哥。”
   
    
     离开的那一天,我在最后一小时发了一条信息给敖三,我希望他来送送我,我知道自己心中最后的期待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对于感情总是有那么几分妄想。
  
  
     登机的最后十分钟我抱着希望环顾四周,果然,他没来。
   

     我拖着行李箱望向机场即将要登机分别的一位情侣,泪不成声的女孩子,和憋着眼泪安慰她的男孩子,这莫过于是我最憧憬的爱情了。
  
  
     我看不到自己的眼睛,但是我知道那中间带的是羡慕,羡慕一切拥有美好爱情的人。
  
  
     我转头望向张专员和伍扬,我希望他们可以幸福一辈子,而我的辛福这辈子都等不到了。
  
  
————————————————————————
其实这篇文算是我的经历,以前也特别喜欢一个人,然后那时候就特别自卑感觉自己什么都配不上他。
被拒绝后的早上哭的跟狗一样啃着面包最后还吐了,过了很久突然发觉自己真鸡儿优秀,以前太zz了。
这篇会有后续,后续是HE,不要慌。
  

评论 ( 13 )
热度 ( 124 )

© 101听说过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