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霖】我喜欢你 [上]

   
—贺峻霖属于敖子逸,ooc属于我
—请勿上升真人
—大晚上瞎鸡儿乱写,本来想写小短篇结果一个没忍住。。就算是小学生文笔我也要交党费
—不一定会有下,因为我自己的文我看着糟心。。
——————————————————————
  
     大年初一,成都室外的寒风吹的贺峻霖直发抖,即使有厚重的衣领遮住了脸颊,可陶瓷白的小脸还是被冷风摧残的成了桃红色。贺峻霖搓了搓手,大过年的本应是开心,可是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想起三天前那件事,他就忍不住的害怕。是的,他三天前和他的梦中情人兼好队友兼好哥哥,敖子逸,告白了。
  
  
    “贺峻霖!你傻站在那干嘛呢!”清亮的声音在耳边想起,贺峻霖顿的一下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过来,循着声音侧头一转便看到那个少年如阳光般炽热的笑脸。
  
  
    “贺峻霖?贺峻霖?傻了?”敖子逸在前面愣住的小孩面前晃了晃手,贺峻霖终于从愣神中反应过来,抓住敖子逸在自己眼前瞎晃的手。“干啥呢干啥呢!你贺哥在想事情呢”
  
 
    贺峻霖脸上装一副自然的样子开玩笑,慌张的遮掩着刚刚心里偷偷想的事情。他喜欢敖子逸,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因为他在自己面前总是装腔作势的怼自己,又总是在自己疲惫的时候给予温柔的关怀。
  
   
    当贺峻霖第一次发现对敖子逸有这种感情的时候,他害怕了。他不知道如果被他的小逸哥知道了这件事,他会不会被讨厌,或是他会觉得自己恶心。
  
  
    所以他偷偷的将这份感情是种子埋在心里,藏  地深深的一点都不敢表露出来。
  

     如果说他一开始还能看着敖子逸跟别人打打闹闹,对他暧昧的玩笑以玩笑回应,毕竟这种事也不是很难。
  
  
    而就在早上他却因为敖子逸只是对其它人的关心而感到嫉妒,无理取闹地向他闹脾气,他知道自己已经快抑制不住这份感情了,这份蕴含着慢慢爱意又自卑的感情。
  
  
    “贺峻霖你怎么又走神了?!”在敖子逸的呼唤 中贺峻霖从脑中的胡思乱想中醒过来,他感受到自己还拉着敖子逸骨节分明的手,愣的一下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
  
  
    贺峻霖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做了什么尴尬的事,脸上又恢复到嘻嘻哈哈的模样,装作随意而又僵硬的捋了捋毛,开着玩笑回他三哥的话“三爷咋了这是。”
  
  
    敖子逸挑了挑眉,看着今天分外不正常的弟弟,晃了晃脑袋,顺带着搂着人肩一副哥俩好的样“没呢你三爷我今儿就是看你不太正常,来关心关心,我的好弟弟对不对。”
        
  
     贺峻霖脸上挂着假笑,满脑子都是想着敖子逸正搂着自己,温热的大手附在自己肩膀上,这样的触感被无限放大根本无法忽略。
  
  
     “没呢我今天就是。。”贺峻霖一时也不知道编些什么借口出来,他哪愣个子想到自己会因为一些打闹就嫉妒的受不了,活活像个小姑娘一样,想着想着脸不自觉红了起来。
  
  
     敖子逸看着人不知为何变红的脸蛋,越看着这小孩越觉得这人好看的要命,他拍了拍脑袋想着这可是他弟弟呀瞎想什么。
   
  
    又将怀里的人搂紧了些,也不知道这个小孩在瞎想些什么,想着缓解一下气氛开个玩笑“贺峻霖你怎么脸红了,是不是暗恋你三爷我啊哈哈哈哈。”敖子逸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句,这开的什么玩笑。
   
   
    贺峻霖突然一怔,停下来低着头,厚重的锅盖头遮住了他的眼眸,沉沉的不知道想着什么,指甲用力地扣着手掌。
      
  
    敖子逸看着身旁的人突然停下,低着头阴影挡住了人的表情,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三爷顿时有一点害怕,他不会是惹贺峻霖生气了吧。
  
  
    想着再说些什么缓解气氛,贺峻霖突然抬起来了头,大大的桃花眼红红的,一丝泪光在眼角闪过,死死的咬着下唇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死死地盯着敖子逸。

    敖子逸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平日的招数什么都耍不出来,手忙脚乱的想给贺峻霖把眼泪擦掉。
  
  
    “唉唉唉,你一个男孩子怎么说哭就哭呀。”
  
  

     沉默的贺峻霖突然开了口,低沉又有些软糯的声音颤抖地说“如果。。如果我说我真的喜欢你呢?”贺峻霖说出这句话话时,其实是带着一丝期待的同时又很害怕,他害怕看到敖子逸厌恶的表情,害怕他会失去他的小逸哥。
  
  
     敖子逸愣住了,他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没想到这个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贴心乖巧的小孩会对着。。
  
  
    对着自己有这样一份感情,他突然心疼起了这个孩子,他不知道贺峻霖平时是怎么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将自己的感情藏起来,他不累吗?
  
  
    贺峻霖他看着敖子逸沉默,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果然。。还是被讨厌了吧。
  
  
      那就在被拒绝之前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吧,贺峻霖将眼泪擦干装作一副开玩笑的样子“三爷你被我吓住了吧!我开玩笑的呢,演的可好了吧!”
    
  
     贺峻霖找着蹩脚的理由,却不知道自己的双手都在颤抖,害怕看到敖子逸的表情害怕听到敖子逸的回复,他贺峻霖就是这么一个自卑的人啊。。
  
  
   敖子逸看着眼前人做着蹩脚的表演,叹了口气只能配合他打哈哈“吓死我了!贺峻霖你真该去演戏。”随后又嘻嘻哈哈的揽着人走了,而绷劲的肌肉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两个人脸上无不是笑着的,谁又知道他们自己心里在想着什么呢。
  
  
     之后的三天,贺峻霖和敖子逸都藏着心底里的事情,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队友们当然也都没有发觉。可是两个人相处已经因为心里的小心思变得不自然了起来,有什么不一样了,又好像没有变。
  
  
    某天的训练,贺峻霖正对着镜子练习着跳过一遍又一遍的舞蹈动作,敖子逸见状想着去辅导一下弟弟,顺便改变一下两人之间的气氛。
  
  
    “贺儿你这里应该手在抬高一点。”看着贺峻霖练习了半天,敖子逸终于找到插入的间隙,他靠着贺峻霖认真的帮他调整着动作。
  
  
    敖子逸的若无其事,而贺峻霖这边就糟糕多了,本来在敖子逸长久的注视下就僵硬了几分,敖子逸炽热的手掌拂过贺峻霖的手臂挠的他心痒痒,这样的感觉让贺峻霖根本静不下心练习,最终还是以上厕所的借口逃离了舞蹈室。
  
  
    本可以改善气氛的机会又失败了,两人终归还是不欢而散。
  
  
    敖子逸气得向空气踹了一脚,看着贺峻霖躲他的样子心中莫名无比的焦躁,不好在队友面前表现出不开心的一面,忍耐着上完了整节课。
  
  
    在这样每天的训练下终于熬到了散伙的那一天,贺峻霖拉着行李箱走出宿舍,所有在重庆的小伙伴都欢送他离开,唯独敖子逸,以身体不舒服的借口在宿舍里没有出来。
  
  
    贺峻霖心情有些失落,他不得已的装上微笑,试图掩盖他的难过,一次又一次的望向宿舍门口,希望可以见到他的小逸哥,但是在最后一分钟,也没有见到那个朝他温柔微笑的人。
   
  

评论
热度 ( 96 )

© 101听说过吗? | Powered by LOFTER